郭培:征服西方的中国高定设计师

  

郭培:征服西方的中国高定设计师

 

  “你太有灵感了,穿上这套衣服,你将为许多人带来灵感!”两年前,有“时尚男魔头“绰号的《Vogue》美国版杂志前任特约主编Andre Leon Talley在出席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 Ball慈善晚宴时对流行歌手蕾哈娜(Rihanna)说。为了参加这个时尚界的奥斯卡,蕾哈娜到电脑上搜寻“中国时装”,发现了郭培这套服饰。这件让蕾哈娜登上《Vogue》封面,让郭培一夜成名的黄色礼服目前正在美国亚特兰大的SCAD FASH 时尚与电影博物馆展出。SCAD FASH 属于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大学(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简称SCAD),它不仅是个教学博物馆,还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时尚博物馆之一。《郭培:时装的超越》("Guo Pei: Couture Beyond")是她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个展,囊括了过去十年30余件最豪华的高定礼服,鞋子和配饰等设计作品,展出到2018年3月4号。

  “我原来不认识蕾哈娜,她在网上看到我的服装之后发了发邮件给我。我非常感激她,因为这件是来自2010年‘一千零二夜’系列的设计,5年来都没有人去留意,她在2015年穿了这套衣服,为我打开一扇窗,把我的作品带到西方。”这位曾经入选《时代》杂志的“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强”以及时尚商业评论列入“全球时装产业的行业精英500强”的设计师谦虚地说。其实在蕾哈娜穿了她的黄袍登基之前,郭培在中国已经有无数的粉丝。自从1997年创办了时装品牌“玫瑰坊”以来,她一直是春节联欢晚会上主持人与明星们最拥戴的设计师,北京奥运的颁奖礼服也出自她的设计。

  蕾哈娜所穿的礼服不但因为长长的裙摆及饰珠刺绣,重达25公斤,需要有人帮忙提着后摆上楼梯。整个制作过程,从挑选布料、剪裁、缝制、刺绣、饰珠,用掉了郭培在北京艺术区798逾3000平方米的工坊的员工两年多时间完成。光是一件礼服就要两年的时间,那么一年能够生产多少件?根据郭培透露,设计其实花不了很多的时间,但是制作就要,有幸她有500人的团队,每年的设计量约两三千,其中亲自设计的就有一千多件。“但是那些多半是依照客户要求而设计的,是实现别人的梦想,当然它们也很美,但是在这时我会忘掉自我,因为每个人的要求都不同,有时候是工作场合,有时候是为了一首歌曲的内容,有时是为了舞台的要求,别人的意见就是对我的要求,就像为奥运会设计礼服,我不能有自我,必须考虑全中国的意愿。”

  但是当她不为客户设计时,“我就完全不听任何人的意见。设计分很多种,我是走极致完美主义的。”郭培解答了为何一件礼服需要花两年时间完成,为何在巴黎高定时装周发布时一共才30多套衣服,但是她会亲自从三四百名模特中精挑30多位。

  “她最大的贡献之一是重新发掘许多从‘文革’中丧失的传统技巧。”SCAD FASH 博物馆的展览部主任Rafael Gomes指着一件镶满了红色花朵的礼服说。这些用丝制成的花朵都是郭培从全国各地收集的,有些甚至是清末民初留下,被压得扁扁的“老花”。郭培用水蒸开花瓣,让它们重新绽放。这件礼服上还有来自江南的传统刺绣以及欧洲服饰常见的宝石珠饰,和谐地衔接东方与西方的服饰传统。Rafael Gomes又指出一件白色,缝制了双喜祥龙图案的新娘妆:“在中国,传统新娘服都是红色的,她用了西方传统的白色,在上面还用20万颗珍珠缝制出中国的图案,试想所需要的工作时间!”

郭培:征服西方的中国高定设计师

 

  郭培不仅仅用到了刺绣,或是曾经在大都会“镜花水月”展览中出现的青花瓷,她还将北京天坛的圆顶翻制成迷你裙,将裙摆设计成传统住宅的屋瓦状。我问她使用建筑结构的灵感来源。她说:“我的灵感来自这个世界美好的一切,花朵、建筑、古籍、纸张、书籍,甚至音乐,都会为我带来想象力。建筑对时间的记载非常令我感动,让我希望在作品中有一种张力,像建筑的张力。”

  郭培是第一位被法国高级时装协会邀请入会的土生土长的华人设计师,在蕾哈娜向全球发布她的礼服之后,不仅是国内的粉丝,还有越来越多的国际顾客前来定制,对中国年轻设计师而言,要如何才能够走进国际?郭培认为“我觉得中国设计师不应该将走入国际,被世界认可作为目的,就像从事一个职业,如果你的目的是赚钱,你的发展一定是有限的,如果你的目的是出名,你可能不会那么踏实,那么专注,所以对年轻设计师来讲,热爱是最重要的,愿意奉献,愿意付出所有,如此才能够推动你走向成功。”她又强调,“我的理想总是大过现实,就像这个展览中很多作品根本就是卖不出去,但是我愿意付出,希望将它们呈现给世人,希望随着时间一代一代地传承,甚至在几百年后,成为这个时代的记忆,成为历史的一页。生存并不难,难的是追求生存的标准。如果年轻人都了解这一点,就不会仅仅追求金钱。”郭培继续补充,“就像为我办展览的SCAD,如果以赚钱为目的,你就看不到这些,因为这些都是赔钱的。”坐在她身旁的女儿一脸微笑地看着妈妈说话,郭培接着说,“就是因为这个学校的理念和我很接近,我决定让女儿到SCAD念书。”

郭培:征服西方的中国高定设计师

 

  不仅仅对个展满意,郭培还很兴奋地告诉我,由SCAD毕业生组成的纽约创意团队HOWL Collective正在编制一本有关她的设计与职业生涯的专辑,即将在今年年底由Rizzoli出版。

  紧接着美国的个展之后,郭培在墨尔本还会展出她今年年初在巴黎时装周发表的“传说”系列。“两年半前,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曾经为我办展览,但是只有几天的时间,就在高级定制周期间,其他在西班牙、纽约大都会都只展出几件作品,展览很重要,让你近距离看到作品,不像在伸展台的短暂瞬间。”